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水浒王进小传
水浒王进小传
人头攒动,熙熙攘攘,叫卖声络绎不绝,正是汴京的集市。

  集市最大的路口上腾着一片空地,空地被人群围的水泄不通。

  空地中央,一年迈老汉负手而立,看人来的差不多了,颤颤巍巍的从裤裆里掏出一根大黑鸡巴,那鸡巴又粗又长。

  只见老汉单手提气,由腹至胸,胯下的鸡巴顿时青筋暴起,又大了些许,雄赳赳气昂昂的对着大伙儿。当下赢得一场满堂彩,大伙儿纷纷鼓掌,不时有观众将零散铜币投进老汉闺女捧着的铁盆。

  老汉挺着鸡巴绕空地走了一圈,让观众验其真伪。

  一位威猛大汉摸了摸老汉的鸡巴,不由赞道:「是条好汉!」

  一位手持折扇的青年才俊摸了摸,心中暗想:我要是有根这样的鸡巴,又何须考取功名?

  一位丫鬟摸了摸,惊得用小手紧紧地摀住了嘴,竟然忘了那捂着嘴的手刚刚摸完老汉的鸡巴。

  一位徐娘半老的妇人摸了摸,摇了摇脑袋,咂舌叹道:「大器晚成!」
  听到「大器晚成」,年迈老汉步伐一顿,双眉紧锁,有如树皮般的老脸上又多了几条皱纹。这四个字真真说到了杨老汉的心坎里……

  想当初杨老汉年轻时,家中那泼妇嫌他鸡巴短小,偷了几年汉子,最后跟人跑了,只留下年幼的闺女。若干年后,老杨偶得龙虎山高人真传,以铁砂练屌,终于练得一根铜筋铁骨的鸡巴,却不想功成之时,年岁已大,上不得台面,从此领闺女各处奔走,当街卖艺,自称少林正宗铁布衫,混口辛苦饭吃。

  杨老汉气凝丹田,马步微蹲,双掌缓缓推出,乍一看,到有那么几分架势。
  从围观群众里,跳出个小厮,那小厮走到杨老汉身前,嫉妒的看了眼杨老汉的大黑鸡巴,然后退了十多步,猛的一个助跑,一脚踢到了杨老汉的裤裆上。一时间烟尘四起,众人不由得「嘶」的倒吸口冷气,替老汉担忧起来。

  然而烟尘散去,杨老汉纹丝未动,慢丝调理的用手擦了擦鸡巴。众人定睛望去,原来那一脚只在杨老汉的鸡巴上留下一道白印。

  却见那小厮疼得紧咬牙关,额头上流下汗来。看看眼前立着「一脚一贯」的木牌,小厮无奈掏出一贯铜钱扔到杨老汉闺女捧着的铁盆里,跛着脚离开了。
  沉寂片刻,人群又爆发出一阵喝彩声,杨老汉赶忙向大家伙作揖致谢。
  人群里层,一位满脸骚包的男子与众人格格不入,他仰着下巴,端着肩膀,神情颇为轻蔑。

  这男子,正是地痞头头高俅!

  三年前,高俅在家与其母行那苟且之事,不料被高老爷撞破,高老爷一怒之下,用乱棍将其逐出家门,并告上了官府。高俅吃了两年官司,出狱之后,无所事事,走在大街上也被乡里乡亲所指点,没有一个黄花闺女敢和他搭上半句话。
  自古有:「饥不择食,寒不择衣,慌不择路,贫不择妻」。没有女人可肏,高俅和附近的几个地痞打成一片,每天晚上到破屋子里互相舔鸡巴、肏屁眼儿,发泄淫欲。因高俅老二最长,被几个地痞认作头头,整天「高二哥」、「高二哥」的叫着。

  「高二哥!」高俅身旁一个猥琐胖子盯着杨老汉闺女说:「咱们多长时间没尝过女人味儿了?」

  「是啊二哥,这要是能领屋里肏一宿,死也值了!」另一个地痞流着口水说。
  「二哥,想想招儿呗……」周围的地痞纷纷起哄。

  高俅听罢,缓缓从怀中摸出十两银子,毅然走上前去,高俅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银子,这可是他最后的家当。

  高俅走到杨老汉身前,将银子在老汉眼前晃了晃说:「我想跟你打个赌!」
  「怎个赌法?」

  「咱俩比谁鸡巴硬,我要是输了这十两银子就是你的了。」

  杨老汉听罢捋着胡须大笑起来,道:「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来吧!」
  「且慢」高俅伸出一根手指:「我还没说赢了又当如何呢。」

  「你要赢了,你说咋地就咋地。」杨老汉当即说道。

  高俅把目光转到了杨老汉闺女身上,舔着嘴说:「我也不为难你,我要是赢了,就让你闺女好好陪我这帮兄弟们乐呵一宿。」

  杨老汉